KTV音乐版权的利益博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08 02:42

KTV音乐版权的利益博弈

2018-11-08 01:18来源:北京商报手机/运营/消费

原标题:KTV音乐版权的利益博弈

  陈奕迅的《十年》、邓紫棋的《泡沫》、张惠妹的《听海》……最近,“6609首歌曲从KTV下架”持续引发热议。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在回应该事件的同时,还宣布了一条看似无关的决定——与合作长达十年之久的北京天合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合集团”)正式解除合作。但正是这一决定,却将此次KTV歌曲下架及其背后的音乐版权付费利益博弈暴露出来。

积怨已久“对KTV冲击应该不会很大,且大部分不是特别流行的歌曲,演唱率都不高。”此前,音集协如此回应歌曲下架事件。7日,音集协再次回应称,此次删曲库的行为,一是为了规避侵权风险,二是为了让版权方回归集体怀抱。至于与天合集团长达十年的合作就此崩盘,就没那么简单了。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天合集团近年来向音集协拖延结算版权费,最长时间达到一年半之久,导致音集协无法向著作人及时分配版权费,并且天合集团并未按照合同约定使用音集协账户、开具音集协发票,导致收费信息不透明。另外,“天合集团”还通过隐蔽方式变向分流版权费,而这些也是导致双方最终分道扬镳的关键所在。

音集协与天合集团的“分手”暴露了多方权利在版权费用分配上的长期“积怨”,而在这方面也早有“崩盘”先例。周亚平称,音集协在成立初期为了扩充音乐版权,除了天合集团外,还与当时手握大量海外版权的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有合作关系。其中天合集团作为版权费的管理方,向KTV运营方收取音乐作品的版权使用费,并向KTV运营方发放协会许可证,而音集协对收取上来的版权费则享有进行分配的权利。“在版权费分配上,音集协抽取4%、天合集团抽取25%、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抽取21%,剩下的50%版权费则给予著作人。据此计算,光用于渠道运营方面的费用就占到了50%”。周亚平解释道。

到了2014年,随着音集协海外音乐版权资源不断扩大,包括索尼、环球、华纳在内的大部分海外音乐作品的版权已经收入囊中,而这些几乎与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所提供的音乐版权重合,音集协提出终止与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的合作。

周亚平回忆道,2014年,音集协认为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所抽取的21%比例费用过于高,所以希望取消这一分成部分,并将这21%款项划分至著作人所得范围内,“但卡拉OK运营中心认为我们的这种做法构成了合同违约行为,所以将音集协告上法庭,但目前案件还未宣判,21%的版权费用自2014年起也处于冻结状态等待法院宣判”。

自建平台

周亚平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在与天合集团解约后,音集协将破除原有的诉讼维权模式,使用更加公开透明的手段进行费用的收取,其方式就是构建一个全新的收费平台,“原来的收费体系会造成一定弊端,如果继续按照包房数量按年收费,那么没有使用的包房依旧收费的方式KTV场所是无法认可的。对于平台的构建,就目前状态来说技术上是没有障碍的,未来音集协会将重心放在对各个环节资源的调动、整合之上,并争取在一年内让市场进入良性循环状态”。

据悉,2017年音集协收取的版权费用达近2亿元。截至目前,音集协共有会员近200家,实际管理中外300余家唱片公司,授权曲目达10万首左右。某KTV运营者王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长期以来,KTV在开张营业前,都需要向音集协获取歌曲授权,随后天合集团会代收版权费用。而此前版权费用与点播次数、点播市场等数据均无关联,是按照KTV的包间数量收费,以年为单位进行缴费,“但交上去的费用,到底有没有真的落入版权人手中,我们也不得而知,此前甚至曾出现过版权人状告我们侵权,但费用我们确实都有按时交付,作为经营者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真的也十分的头疼”。

演出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指出,音集协与天合集团虽已解约,但是双方在国内KTV收费版权市场起步时的推动作用不可否认。究其根本,目前国内卡拉OK收费版权市场还处于初步阶段问题较多,所以音集协还需不断明确其建立的初衷,平衡好KTV经营者与著作人双方的关系。

多元授权

在许多人看来,随着娱乐消费方式日趋多元,传统KTV作为曾经线下娱乐“主力”一度遇到了瓶颈期。然而,在行业专家看来,KTV市场未来仍具备很大的消费空间,而音乐版权在KTV消费场景中所产生的授权费用,将是一笔不可小觑的版权收入。

历经短短几年的发展,迷你KTV正在进入加速发展期。据艾媒报告此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迷你KTV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迷你KTV市场规模增至35.2亿元,预计未来两年迷你KTV市场将快速扩展,2019年有望突破140亿元大关。

黎新宇强调:“尽管传统KTV遇到了生存的天花板,但不可忽视的是迷你KTV作为一种供消费者打发碎片化时间的娱乐工具,有着不可替代的存量消费空间,未来,无论是音乐版权持有者,还是代理方、销售方,都应该关注这一市场。”

除了在现阶段KTV市场继续发力,为了让现有的版权继续“活”起来,音集协作为行业协会还应当继续拓宽音乐版权的授权边界。“未来,音集协的自建系统搭建好后,可以积极拓展日常应用场景,例如家庭娱乐KTV、点唱机等。此外,目前国外已有的案例是,许多汽车都会加装车载娱乐系统,随着国内智能汽车正逐渐成为一种潮流,相信未来车载娱乐也可以成为音乐版权授权的新通道”。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如是说。

除此之外,王毅强调:“近日来音集协的种种动作其实对卡拉OK版权收费市场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当然这也不是单方面的,也要得到音乐人、唱片公司的相应配合。比如收取的版权费用在后续分配的比例上是否合理,其衡量标准比如歌曲点唱率、点播次数能否做到公开透明,最终执行单位是否能有相应的执行力来推动版权收费的整体性开发。”

据周亚平透露,接下来音集协会在收费模式上进行升级,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移动支付等手段在所有KTV范围内建立起一个全自动的收费系统,最终可以达到版权方拿着手机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作品在市场的使用情况,做到信息的公开透明。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习记者 穆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